•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行业头条 行业头条 关注:6 内容:448

    医美行业暴利热度何时才能‘’退烧‘’?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美业头条 > 行业头条 > 正文
    • 行业头条
    • 官方小助理

      随着“颜值经济”的兴起,医疗美容行业的暴利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以上市公司爱美客(640.030,11.02,1.75%)为例。自9月28日进入创业板以来,截至12月14日,爱美客累计涨幅达到433.94%,远超沪深300。目前总市值728亿,动态市盈率超过170倍。

      据iResearch预测,2021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有望超过美国成为最大市场,2023年整体规模有望达到3115亿元,而美容客户则是医疗美容行业暴利的一面镜子。

      截至2019年,爱美客细分轨道市场份额为10.1%,在国内产品中排名第一。根据2020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爱美客总营业收入达到4.64亿元,净资产收益率达到32.11%,毛利率达到91.54%。

      爱美科主要经营透明质酸钠注射液产品,包括“Hi-Ti”和“爱芙来”、“博尼达”等抗衰老产品,“紧爱”等。到2019年,“Hi-Ti”和“Avery”的销量占比83%。同时,为了突破单薄的产品线,爱美客也在不断开发新产品。“童眼珍”有望在年底前获得产品注册证书,并在短时间内以三类医疗器械垄断市场;随着肉毒杆菌毒素市场的快速增长,爱美客与韩国霍恩斯签署了进入肉毒杆菌毒素领域的合作协议,产品预计将于2024年上市。

      对于消费者来说,目前国内同类医疗美容产品的消费成本远远超过欧美、日本等国家。国内医疗美容行业的暴利什么时候会减少?

      目前,注射项目在医疗美容行业市场份额最大,2019年约占57%,其中透明质酸约占2/3,肉毒杆菌毒素约占1/3。从行业竞争格局来看,由于国内医疗美容行业上游行业和合规壁垒较高,短期内新进入者难以参与竞争。

      国海证券(5.550%、0.19%、3.54%)指出,向真皮和/或皮下组织注射注射填充剂以增加组织体积的风险较高,需要按照三类医疗器械进行管理,其中对产品注册即审批管理流程的要求最为严格,而不允许在医院使用机器编号和化妆大小类型的产品。

      玻尿酸类来看,爱美可的身体是目前国内唯一被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用于改善颈部皱纹的三类医疗器械。针对领口细分市场,一些超适应症在FDA体系下仍可使用;华西生物(157.020,0.69,0.44%)8月份推出润之水光针,是国内唯一一款具备三类合规医疗器械的水光针,在合规方面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对于新进入者来说,严格的审批和注册流程意味着开发一款三级医疗器械产品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和时间成本。

      但进口品牌和水货在一定程度上正在形成对国产品牌的供给补充和竞争。目前,进口产品的价格仍然很高。如果降低进口产品的价格,医疗和美容行业的巨额利润将被“退火”。

      首先,到目前为止,玻尿酸市场仍然以进口产品为主。国内认可的玻尿酸品牌有27个,分属17家企业,其中国产9家,进口8家。销量方面,韩国LG、美国Allergan、韩国Humedix、丹瑞Q-Med分别位列前四,总销量达到70.3%,占据主导地位。

      爱美客虽然销量全国第一,但只占8.6%;从价格上看,国外品牌的定价更高。信达债券表示,LG、Allergan、Humedix的在线机构定价在1000-6000元之间。国产品牌的本地化更受欢迎,上海的最低价是380-500元。业内人士认为,爱美客目前没有相应的措施来制衡竞争对手,如果进口商开始参与价格战,爱美客将受到致命打击。这意味着进口品牌对国产品牌有潜在威胁。

      其次,国内制造商也面临着平行进口的威胁。由于国内医疗美容机构在品牌建设和市场培育方面还处于激烈竞争时期,供需不足导致“黑医美”盛行。目前国内医疗美容市场的正品注射率只有33.3%,大量注射是水货和假货。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显示,以肉毒杆菌毒素为例,48.4%的用户注射过非法品牌,其中通过非法渠道走私进入中国的韩国肉毒杆菌毒素“粉毒、白毒、绿毒”是主要品牌。不规则注射的使用带来了很高的医疗风险,致残率和死亡率高达1%。对此,有专家指出,平行进口将长期存在,甚至比例可能进一步扩大。

      此外,医疗美容行业也面临终端价格混乱的问题。

      比如从玻尿酸类来说,上游终端价格不统一。爱美客以直销为主,分销为辅。华西生物与爱美客相比,主要是以分销渠道为主,通过买断的方式卖给经销商,经销商再分别卖给终端客户;浩海柯胜(99.820,0.02,0.02%)以直销为主,终端以私用为主,直销和配送价格不统一。

      这意味着行业上游还没有形成统一的价格体系,同类产品终端价格混乱,最多相差几千元。产品价格与定位的不匹配,大大增加了医美医生在整个价值链中的话语权,直接导致了医美行业的暴利。

      但智言咨询认为,随着下游医疗美容机构竞争加剧,终端打折销售吸引流量的情况屡见不鲜,会对上游产生一定的价格压力。今年5月,华西生物董事长赵岩公开呼吁“停止恶性竞争”,呼吁企业不要以价格战的手段“互相诋毁”,破坏玻尿酸行业的“生态”。

      从肉毒杆菌毒素类别来看,新产品的进入导致了价格战的加剧。除了恒力和爱尔健保脱氏外,高德美吉士和四环药乐蒂宝毒素相继获批上市,打破了两雄争霸的局面。其中爱尔健保托仕价格高,市场份额低,但处于下降趋势。相比之下,平衡力的构成和机理几乎和宝桃石一样,而价格只有宝桃石的一半。

      一位机构投资者认为,医疗美容行业的巨额利润整体上是不可持续的,伴随而来的是行业的无序发展。“医疗美容行业的不规范和暴利特点,会吸引各种资本进入。野蛮的开发一方面会让终端客户有便宜产品的选择,另一方面会让高端产品的溢价更高。”。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关注微信小程序

      行业头条
    • 今日 0
    • 帖子 448
    • 关注 6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